分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先男婴后女婴家属怀疑孩子被掉包医院是笔误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7:14 阅读: 来源:分离机厂家

许女士怀孕29周生产,属于早产,生下孩子没等家属见面就送入了重症监护室,出院记录上写的是男婴。等一个月后,到医院开出生证明时,却是女婴,家属接受不了,要求做DNA鉴定,是不是抱错了孩子。

妻子怀孕29周,生下一早产儿,丈夫陈先生从出院记录上看到是一个男婴,可是在一个月后,他到医院办理出生证明时,院方却说他妻子生的是女婴。

陈先生认为自己的男婴可能被掉包了,而院方则称是医生打错了字,当时产下的确实是女婴,已经向家属道歉。

早产的男婴变女婴

许女士去年5月份怀孕,但由于妊娠合并高血压病、胎儿脐血流异常等问题,去年11月23日,怀孕仅29周的许女士在厦门第一医院接受了破宫产术,顺利生下一婴儿。

陈先生介绍,婴儿刚生下时需要抢救,被紧急送往儿科的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没告诉家属婴儿是男是女,家属们也没有问。

由于孩子是早产儿,我们也谨遵医嘱,没去看望孩子。陈先生说,直到妻子在当月27日出院,陈先生才从出院记录上得知,孩子个头虽小,但身体情况良好,而且是个男孩。

可没想到的是,去年12月末,陈先生去医院给孩子开出生证明时,医院工作人员却说,依照电脑上登记的信息,他的孩子是女孩。再去监护室查看,里面确实是女婴。

陈先生对此一时难以接受,他怀疑自己的孩子可能被掉包。但是医院坚持孩子没被掉包,是医生打错字了,我随后便报警,警方来了解情况后说,双方得好好协商,对孩子做DNA鉴定。陈先生说。

谁出鉴定费有分歧

我老婆也以为孩子是男孩,跟她讲是女婴后,她在床上哭得很伤心,我看了很难过。陈先生说,自被告知孩子是女孩后,他已为此事四处奔走,而且精神紧张,都没去上班了。

1月8日,陈先生到医院和相关人员进行协商,双方商定对孩子进行DNA鉴定,以检测该女婴到底是不是陈先生夫妇的孩子。

不过,在DNA鉴定费用方面,双方出现分歧。在院方出示的协议中,他们先垫付孩子做DNA鉴定的费用3000多元,但如果孩子是我的,我必须来付这个钱。陈先生认为,无论是掉包还是笔误,都是医院的错导致需要做鉴定,所以无论这女婴是不是他的孩子,医院都应该付这个钱。

据了解,许女士当时腰部有麻醉,身上又有其他病。在采访过程中,林女士并没有排除许女士因病痛而没有听到或者听清楚孩子是女婴的情况。

该负责人还解释说,医院的很多记录上写的都是女婴,只有出院记录单是医生打错字了,医院方面一开始就认定该婴儿是女孩。不过,她坦承,许女士的出院记录,确实是陈先生拿到的第一张有关孩子的单子。

关于误工费一事,林女士认为,他们并非对其本人造成伤害,不存在误工费这一说法,家属要求进行DNA检测,按道理相关费用也应由家属来付。

林女士表示,他们会再跟陈先生进行沟通协商。

陈先生在协商中还提出,他为此事四处奔走,没去工作,医院应给予相应的误工费,但院方没同意。

院方称确实是笔误

记者联系到第一医院妇产科负责人林女士,她解释说,手术当天只有许女士进行早产的剖宫产术,医院里也没有刚好是29周的早产儿,孩子不可能被掉包,陈先生看到的出院记录单上写的男性活婴,确实是笔误,他们已向家属道歉过。

此外,该负责人解释说,当时抢救紧急,气温很低,早产儿又小,根本没条件让家属掀开保暖物看孩子是男是女,但他们确实也没跟家属说孩子的性别,这点存在一定错误,但是,医护人员有跟产妇本人讲婴儿的性别。

有时候麻烦来时出其不意,像医院这样,许女士做早产手术,生下孩子竟然误笔将女婴写成男婴,让许女士家属空高兴一场,等知道真相时打击不小。

新乡定做西服

来宾制作职业装

溧阳西服定做

晋城定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