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必和必拓CEO高瑞思目前都在意料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51:35 阅读: 来源:分离机厂家

7年前,由于高瑞思(MariusKloppers)的努力,“必和”公司(BHPLimited)与“必拓”(BillitonPlc)公司得以合并,诞生了必和必拓这家全球最大的多金属资源矿业公司。

7年后,高瑞思掀起了全球矿业史上又一起规模庞大的收购案——提出必和必拓与力拓的合并。如果合并成功,全球铁矿石市场,甚至铝业、铜业市场都将更加集中。

现年46岁的高瑞思是必和必拓新上任半年多的首席执行官,不过,他已经在必和必拓工作了15年,在公司被称作“天才”。

昨天,在必和必拓的墨尔本总部,高瑞思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专访。

尽管面对力拓董事会的反对,在此前已经历过多次并购案的高瑞思,仍很轻松。“我还没有对目前发生的这一切感到吃惊,目前都还在我意料之中。”高瑞思告诉记者,“我们的同行,力拓的首席执行官艾博年(TomAlbanese)只是在做他领了工资需要做的事情,最大限度地为自己的股东提高股价。”

锐意并购

在必和必拓,包括董事长在内都是独立非执行董事,而首席执行官则担负着更加直接的多重职责,包括建立并实施公司目标,财务和绩效管理,制定战略规划,选择人才,对公司的业务组合进行评估等等。

因此,选择首席执行官的程序相当复杂,首先要请外部机构提供建议,在全球范围内选人,然后还要经过好几个月的面谈、考核、测试,最后要经过董事会中所有11个董事的一致赞成才能通过。去年10月,高瑞思正式接任必和必拓的首席执行官职位。

作为必和必拓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高瑞思在公司去年举行的年度大会上就曾申明,必和必拓的战略就是把握产业链上游、降低成本等。提出与力拓合并,则是上述战略的重要措施。

高瑞思的财务背景和强势坚定一直被必和必拓的员工所称道。“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很坚决,而且斩钉截铁,目光犀利,总能给人一种威慑和力量。”必和必拓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思维缜密、思路清晰,是高瑞思的优势。有一次与中核集团就双方的合作项目进行会谈,只有10分钟的时间,高瑞思把想要阐述的内容分层次地完全表达清楚,令在场的人都不得不惊叹。

也正是由于强势坚定的性格,高瑞思在就任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之前,就曾帮助必和必拓完成了多项重大并购项目。

15年前,高瑞思加入“必拓”公司的时候,还没有必和必拓。由于出身于工商管理硕士,又曾在麦肯锡公司从事管理方面的咨询工作,在2001年的“必和、必拓合并案”中,高瑞思起到了核心的作用。

2004年,作为必和必拓首席商务官的高瑞思,又推动了一个并购计划的成功——收购当时在澳大利亚上市的矿产生产商西部矿业公司(WMC)。虽然另一家瑞士的矿业公司斯特拉塔公司(Xstrata)也有意收购西部矿业公司,但当时并没有人敢于清楚地为西部矿业公司估计过高的价值。高瑞思给出了92亿澳元(72亿美元)的购买价格,由于比斯特拉塔公司的报价高出很多(必和必拓报价每股7.85澳元,斯特拉塔公司的报价为每股7澳元),必和必拓最终成功地将西部矿业公司纳入囊中。

现在看来,高瑞思的选择和估价并没有错。如今,业界普遍认为,西部矿业公司的资产价值已经超过了400亿澳元。

绝对价值与相对价值

上任首席执行官前,高瑞思就曾与必和必拓前任首席执行官顾之博(ChipGoodyear)一起研究并作出了并购力拓的决定,当时他还是有色金属业务的总裁。

在今年春节期间正式宣布合并力拓的具体方案后,必和必拓遭到力拓董事会的反对以及中国中铝公司对力拓突然入股的状况。

对于中铝公司的入股,高瑞思认为不足以阻挡必和必拓与力拓的合并。虽然必和必拓希望100%地拥有力拓,但是在正式提出的要约里,合并的最低条件是只需要得到50%以上的股权。

“因此我希望跟中铝公司的总裁肖亚庆进行会谈,希望说服他,两个公司的价值比一个公司强,如果要投资一个最佳公司,那么应该投资我们两个合并后的公司。”高瑞思表示,这也是必和必拓需要与力拓的其他股东说明的。

据记者了解,必和必拓一直在寻求接洽力拓董事会,如果无法实现该目标,必和必拓也有可能直接向力拓股东提出收购要约,而力拓的股东也很可能会迫使董事会重回谈判桌。目前,必和必拓与力拓有70%重复的股东。

高瑞思进一步解释,力拓一直强调的是自己的绝对价值,但是根据必和必拓的合并要约,并不是对力拓的价值以绝对的数字进行估价,“我们的要约是换股权,因此应该谈的是两个公司的相对价值,股东们需要考虑的,也应该只是力拓与必和必拓相比的相对价值是多少,而不是力拓所强调的现在和未来的自身绝对价值。”

高瑞思告诉记者,力拓认为他们铝业务的绝对价值在并购加拿大铝业后上升了6%,但与此同时,由于油价上升,必和必拓的价值也被推高了。

“我们公司发展的速度比力拓快两倍,我们的投资也是超过力拓两倍,我们规模、机械化也比力拓高,人比他们少,边际效益就比力拓高10%,受不良经济影响的程度就比他们小。因此目前的情况下,我还是很有耐心,完成这项合并工作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就是与各个相关监管机构做沟通,得到他们的审批。”

此前,包括中国钢铁企业在内的多个国家钢铁协会都公开表示过对“两拓”合并造成市场垄断的担心。高瑞思表示,必和必拓与力拓合并后,也只占到中国铁矿石需求量(国内产量加进口量)的20%,其他矿石生产商,包括巴西、印度等生产商都在向中国提供铁矿石。

“如果只占20%的市场份额,是垄断不了定价权的。”高瑞思告诉记者,如果铁矿石市场发生变化,价格并不是由他们来决定的,钢铁公司、金融公司都会对价格造成影响,他们所能决定的,就是生产出多少产品供应市场。

未来,更多合同将以不同价格机制签订

昨天应该是新年度铁矿石长期合同谈判执行的开始日期,但澳洲矿山供应商与中国钢厂的谈判仍未结束,必和必拓甚至开始寻求改变目前的定价机制。

昨天在接受专访时,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高瑞思明确表示,由于更多的供应商进入铁矿石市场,目前供需双方签订长期合同的基准价格不能反映市场供需,在未来,更多的合同将以不同的价格机制签订。

记者:目前中澳之间的铁矿石谈判进展如何?

高瑞思:目前,澳洲两大矿山企业对巴西淡水河谷已经确定的首发基准价格仍不满意。虽然4月1日是新年度铁矿石谈判应该执行的日子,但我觉得我们都应该保持平静,在很多年前(年度铁矿石谈判)甚至到9月才有结果。

记者:怎么看目前的长期合同谈判的价格机制?

高瑞思:随着铁矿石市场的扩大,更多的铁矿石供应商进入这一市场,目前长期合同谈判下的定价机制已经不能反映市场供需情况。比如去年,由于铁矿石供应量相当的少,造成现货市场价格大涨,与长期合同价格已经相差几倍,这给长期合同谈判确定的基准价格机制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我预计,在未来,更多的合同将以不同的价格机制签订。虽然我们目前还不能预测铁矿石市场到底会具体发生什么情况,但可以把其他金属资源业务已经发展变化的信息进行共享:以前在镍、铜、石油等其他大宗商品原材料方面,是和铁矿石一样的定价机制,但在过去的十几年中,铜、铝、石油的定价机制已经发生了变化。

比如,动力煤的定价机制,过去都是以长期合同谈判的方式进行的,以年为单位签署合同。后来,机构开始每个星期都对价格进行监测,合同也开始引用每周的价格,这些合同进一步标准化后,就有了不同的合同在市场上交易。

铁矿石只是这个过程的开始,因此对于价格机制的变化,我们都应该放松,有时候需要时间才能解决,市场都会找到最佳的方式。就像中国的邓小平所说的: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的猫就是好猫。同样,如果我们相信市场,由市场确定价格,我们的客户就会得到所需要的产品,澳大利亚也会生产出很多铁矿石。

事实上,最近必和比拓与宝钢签订的新的十年铁矿石供应合同的定价机制已经出现了变化,双方当时就商讨每年的铁矿石供应价格,将参考现货市场上铁矿石供货的价格以及未来所有指数价格来决定。如果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就可以不供货。

记者:这是否意味着必和必拓也希望将更多的铁矿石拿到现货市场销售?

高瑞思:我要传达的想法跟三年前是一样的,就是按照市场确定价格,但是按照企业的需求确定供应量。

对于铁矿石价格,我们希望按照市场价格进行谈判,但供货数量可以签订长期年度合同。长期供货合同仍应该保留下来,因为长期合同有利于供应商和消费者。对于生产商,可以更好地进行投资规划,对于消费者,可以预期获得供应的数量。

记者:你认为什么时候铁矿石的供需状况将出现拐点,也就是什么时候铁矿石市场会供大于求?

高瑞思:预测供求拐点对我来说很困难,但是我知道现在各个矿石生产商都有很多扩产计划,比如澳洲的FMG在大规模扩产,巴西的CSN等也在加速扩产,还有很多中国公司也在澳洲开矿,这些公司的投入或者扩建,都将大幅度增加铁矿石的供应,因此在未来几年,市场供应会非常充分。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我认为对铁矿石市场,在中长期角度不应该太担心,反而应该担心炼焦煤这样的产品,因为目前这种产品的产量不是特别丰富,已经开始变得短缺。对于炼焦煤,扩产很不容易。因为在澳洲,我们并不掌控煤炭基地的铁路和港口设施,扩建速度就会受到限制。相比之下,铁矿石的扩产则比较容易,因为在澳洲,铁路和港口设施都是由我们自己建造。

记者:必和必拓如何确定铁矿石的开发速度?

高瑞思:对铁矿石的投资我希望越快越好,我每天都给铁矿石部门打电话,问他们是否把钱花足了,一个首席执行官做这样的事情是很奇怪的。必和必拓下一步会投资80亿美元在铁矿石扩产方面。因为根据成本曲线图,一些铁矿石生产商的生产成本非常高,如果我们可以利用迅速扩产和低成本优势增加市场份额,也有利于平抑不断攀升的现货市场价格。

记者:目前中国铜冶炼商与必和必拓等铜精矿的年度铜加工费谈判,已经将铜加工费降得很低,在很多中国铜冶炼企业的成本线边缘,你认为这是否合理?

高瑞思:铜加工费与其他产品的定价方式是一样的,也就是铜精矿供应商的供应能力和铜冶炼商需求量之间的对比。加工费价格比较低有两个原因:一是以前大的铜精矿生产商目前生产的铜精矿比较少,因此供应量在减少;而另一方面,铜冶炼企业的产能却在提高,甚至连做食品生意的公司也来做铜冶炼了。

目前,我们正在做的奥林匹克大坝项目将会生产出更多铜精矿,来弥补市场的供不应求。

高瑞思(MariusKloppers)

●1962年8月26日,生于南非,拥有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化学工程学士学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和法国Insead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

●曾在南非萨索尔(Sasol)公司从事石化产品研究,并且在南非国家矿业技术研究院(Mintek)从事过材料研究工作

●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在荷兰加入了麦肯锡公司

●1993年,加入当时的必拓集团从事铝业务,先后担任各种营运和管理职务。是集团铝业务的核心创始成员之一

●2006年1月,被任命为有色金属材料部门总裁

●2007年10月,正式担任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

常州有哪几家治疗阳痿效果不粗的医男科院

复发性风湿病该怎么预防

西安治疗鱼鳞病的费用要多少呢

不同颜色的白癜风怎么医治呢

沈阳医院介绍进展期白癜风的危害

兰州牛皮癣到哪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