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吴晓求互联网金融实现金融转型优先股利好蓝筹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0:23 阅读: 来源:分离机厂家

吴晓求:互联网金融实现金融转型 优先股利好蓝筹

金融市场存在哪些缺陷?金融市场的改革从哪些层面出发?互联网金融讲给金融市场带来哪些影响?本期《财富观察》,我们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与吴晓求一起探讨当前市场的热点话题。

吴晓求:金融体系存在3大缺陷  东方财富网:您认为当前的金融市场存在哪些缺陷?  吴晓求:中国的金融体系改革差不多进行了30年。30年来中国金融体系在资源配置和防范风险等方面应该说有了显著的提升。但中国的金融改革仍然存在不少缺陷,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缺陷是存在比较明显的垄断性,市场化程度不高,金融的效率也相对低下。中国金融的垄断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准入垄断,虽然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监管部门批准了十家民营商业银行的设立,但总体上看中国金融体系的准入门槛还是比较高的。第二个显著的特征是中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价格的管制非常的严重。也就是说中国整个金融体系的利率市场化,并没有完成。第三个是市场封闭。除了民用资本不能进入,外国资本也很难进入中国的金融体系。  第二个缺陷是中国金融结构的弹性很低,吸收平缓风险的能力很弱。这里最重要的是它的资产证券化的比例不高。证券化金融资产在整个的金融资产的比重,最近几年还有下滑的迹象。中国证券化的金融资产在整个金融资产的比例大约是在20%到25%。应该说这种金融体系不是一个现代金融体系,是一个落后的金融体系。  第三个重要的缺陷是开放度不够,国际化程度低。开放度低的一个重要的标志主要是两个,一个是人民币还不是可自由交易的货币。中国的贸易规模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国家,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了九万亿美元,中国的金融体系的改革也进行了30年,我们除了利率没有市场化,我们汇率的市场化的程度应该说还不是很高。虽然最近我们放款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的幅度,由1%扩大到2%。但是整体上来看人民币不是一个可自由交易的货币。这严重阻碍了中国货币体系的国际化。第二个是除了QFII之外,外国的投资者很难金融中国的市场投资。  吴晓求:中国金融体系需进行三维的改革  东方财富网:您认为针对上述三个缺陷,金融体系需要进行哪些方面的改革?  吴晓求:为了克服中国金融改革三个方面的缺陷,必须大力推进中国金融体系的三维改革,也就是说要推动中国金融体系的宽度改革,长度改革和深度改革。  第一个是中国金融的宽度改革。中国金融体系资源配置的渠道,以及财富管理的渠道非常狭窄,主要还是传统的商业银行在提供。要让企业能够自由的选择融资工具来优化他的资本结构,让投资者能够自由的配制资产,提高金融资产的证券化率,改善金融结构的弹性和吸收平滑风险的能力。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推动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在内的整个的资本市场的发展。  第二个是中国金融的长度改革。目前整个股票市场市值只有20万亿左右,金融体系的功能和效率明显不足。长度改革的核心是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必须加快人民币的可自由交易改革。  而长度改革的核心目标是要使中国金融体系能够在全球配置资源,又能够在全球分散风险。它的核心主要是人民币的国际化,国际化的战略目标,重点是扩大金融体系的开放。  第三个是深度改革,有了宽度,有了长度,还必须要有深度。深度改革的重点是打破行业垄断,促进适度竞争,提高金融效率,这是它的主要的目标。  深度改革的核心要点是推进利率市场化。迄今为止,在金融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步伐比在经济体系中的市场化改革步伐要慢得多。无论是汇率还是利率都没有市场化,严重影响了中国金融体系市场化改革的进程。必须打破垄断,推进利率市场化。  吴晓求:必须解决资本市场透明度问题  东方财富网:当前市场信心不足,您认为该如何解决此困局?  吴晓求:我认为,要使大家对市场有信心,必须解决市场透明度的问题,资本市场存在和发展的基石是透明度。在信用体系和透明度建设方面,除了进一步规范信息披露外,重点是规范相关交易行为,打击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等严重的违规违法行为。  调整市场结构、改善市场供求关系,构造市场发展的宏观环境。调整市场结构的重点是交易结构。近期推出的优先股和沪港通交易是改善市场交易结构的有效措施。  改善市场供求关系的重点,不在于停止IPO,不在于增量停止,而在于形成有利于市场供求关系动态平衡的政策。具体主要是:第一,要保持存量资产的有序流动,也就是退出机制。第二,新增供给的有效形成。第三,新增资金流量的稳定。  整体而言,在现阶段要推进资本市场的发展,必须从整体上进行思考和设计,全面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才能实现中国金融的结构性变革,推动中国金融功能的升级,进而提高中国金融的效率,实现中国金融体系的转型。  吴晓求:互联网金融实现金融转型推动利率市场化  东方财富网:您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  吴晓求: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是传统金融体系外部的一个战略性力量,推动市场金融体系市场化的改革。互联网是金融的第三金融业态,它二次脱媒的作用就是提升效益,使金融的服务更加便捷灵活有效。  时至今日,我们的利率并没有市场化,从而使得整个金融体系特别是商业银行出现了超额的利润,这个超额的利润有我们国家金融改革特别是商业银行改革创新近年来的成就。但是,也不可否认的是有垄断的成分。某些垄断利润的成分虽然内部是充分竞争的,但是因为它的外部是有高度的门槛,所以从外部来看,它竞争是不充分的,甚至是垄断的。  我们就要找就出一种力量,一种外部的力量来对这样一个有高额利润的行业构成威胁和竞争。如果没有外部的力量,内部有如此高的利润的行业是没有改革的动力的,也没有生存的压力的。幸好在2013年对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战略力量出现了,这就是互联网金融。所以我把互联网金融看成是推进中国金融体系市场化改革的战略性力量。  互联网金融有一个特点,一切为客户考虑,叫互联网思维,你需要什么?我创造什么?所以你可以看到互联网金融的产品是一体化的,它的最大的特点是让客户快捷、灵活、高效、同时也是安全的,只不过它把方便、灵活、快捷放在首位,它不像传统金融把安全放在首位。虽然也没有经济表明互联网的安全就一定比传统金融安全差,有人夸大它的安全漏洞,我不认为这是事实。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有人说要加强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我赞成,但是我同时会问它,你说加强监管标准是什么?根据标准,我们来加强监管,互联网金融目前没有标准,没有监管标准,是因为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内部的风险结构和风险特点不了解。  吴晓求:互联网金融不会对商业银行带来正面冲击  东方财富网:您认为互联网金融对商业银行是否会有冲击?  吴晓求:互联网金融是独立的金融业态,如同商业银行是第一金融业态,资本市场是第二金融业态,互联网金融是第三金融业态,既然是第三金融业态,如果是一种独立的金融业态,它就必须有别于商业银行,有别于资本市场的独立监管整顿,目前所有金融监管的标准都是针对金融风险来的。我们现在不能拿商业银行的标准监管来监管互联网金融。  任何金融活动都有风险,只不过这种风险是衍生型的,它和原来的金融风险有根本性的差别。但是由于它和资本市场基因的匹配性更多,所以监管标准有时候更多的会被资本市场接近。比如互联网金融透明度将可能是它的一个重要的转折。  当然,互联网金融给商业银行带来了比较大的挑战,各种宝对商业银行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它不会带来正面的冲击。第一,因为这些喜欢互联网金融的人实际上在传统金融体系能得到这个,刚好是互联网企业把这批人都统一了起来。  第二,各种宝对证券公司对资本市场它更多的是促进作用,推动作用,也不会给它带来正面的冲击。因为包括财富管理这条业务线实际上很少到资本市场说,你把钱拿到各种宝,拿到6%的受益还是比较少的,当然它可以改进整个资本市场的交易效率,所以互联网金融更多的是在交易的层面上去提升交易的效率,当然对证券公司的经纪业务它的佣金会带来很大的调整,所以的确对证券公司这块业务带来了重大的挑战。  吴晓求:优先股利好优质蓝筹银行股明显受益  东方财富网:您如何看待优先股?  吴晓求:优先股是介于普通股和债券之间的投资品种,优先股的推出有利于建立并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优化资本市场结构。一般而言,其比较适合具有长期资金、投资风格稳健特征的投资者。  优先股给上市公司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资本优化的工具,同时在目前这种市盈率比较低的情况下也给那些跌破市净率的公司提供了一个解决资本约束的问题,特别是对银行很重要,因为现在很多银行的资本补充机制是不够完善的。  总的来说,优先股的推出对优质蓝筹股有明显利好,特别是市盈率偏低的上市银行股,优先股的推出适应了市场需求,将增加优质蓝筹股活力,对于市盈率仅为4.5倍的银行股将有明显推动。除此之外,政策推出将缓解市场资金压力,有利于市场稳定。  吴晓求:退市企业不能救  东方财富网:近日,退市长油连续跌停,您认为像这种退市企业该不该去救?  吴晓求:我认为,资本市场的上市企业不能救,如果救,整个资本市场就没有风险定价能力,这是最基础的。  2012年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方案,已经将退市制度细化到可操作层面,然而实际中,这一退市方案仍旧有形无实,效率极低。很大原因是地方政府的观念束缚,包括直接补贴,以及寻求战略投资者进行重组。对于重组方,还要付出比较昂贵的成本,稀释原股东的权益,如果有比较快速高效的发行市场,他们不会走这条路。  在不能救的基础之上,资本市场的改革刻不容缓。首先要调整的是上市的制度和规则。现在的上市标准对物质资产的强调过多,特别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早期是不可能达到这些硬件标准的。投资者投资企业要获得收益,高度成熟的产业,与高新技术产业相比,利润空间已经非常小。如果这类企业成为资本市场的投资主体,那我们的市场是没有发展空间的。  其次,必须解决市场透明度的问题。除了进一步规范信息披露之外,重点打击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第三,要调整市场结构、改善市场供求关系,构造市场发展的宏观环境。  类似的,信托出现兑付危机,各地都在救,我认为这也不能救。信托贷出去的资金成本都在13%以上,根据金融收益和风险匹配性原则,固然是有风险的。所以不能救,救就破坏了整个金融体系的定价。

什么是ib课程

alevel补习机构

alevel辅导好